雪窦松的博客
凤凰博报,报我原创;蒋氏故里,权威解读。
http://qgs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到浙东水乡西坞去

2017-01-06 11:56:27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829 次 | 评论 0 条

小时候,我在奉化一个海边小镇长大,常听长辈们说起平原上的水乡西坞。对它的两个印象,一直存留于我的脑际:一是那儿多祠堂,清末一位善翰墨的同族太公,即已故宁波书法名家裘然之的祖父,曾为西坞多座祠堂写过匾,换回来的是闪闪亮的银洋,那可是我们祖上的一份荣光啊。还有一个,已是男性长辈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了,说是西坞出美女,多水一样的女子。

多少年后,应主政者之邀,我到访西坞。主人自信地说,你不妨“自由活动”一小时。一圈兜下来,我禁不住学老夫子慨叹:“条条水路通西坞,四方河川八面桥。”是的,活泛的江河水,那是西坞自然生态和人文繁衍的最重要因子。
 近些年来,许多人以不同方式进入这座元末始建的古镇,从不同角度评判这个宁绍平原东缘的水乡。“它的水,大气、开放,是乌镇、周庄等水乡古镇,无法比拟的。”这是省城一位专家的声音。流经西坞的奉化三大河流之一——东江,它入奉化江奔甬江,离出海口较近,因而江天开阔、水量丰沛。而苏南、浙北那一拨古镇呢,其水曲里拐弯的或投太湖、或走运河,老是找不着出海口,那么水系就免不了死气沉沉。
 舟楫是西坞之水移动的历史。不说千百年来东江顺流漂下的一张张竹筏,也省略吱吱嘎嘎划过的一只只木船,我就说清光绪三十一年(1905),西坞邬谟贤等人氏,合伙购置了“顺安”小汽轮,开张了通济轮船公司,破天荒地出现了快捷的汽轮客运,往返于西坞与宁波之间。不久,又有“鄞奉”、“鸿庆”、“甬川”加入,以至于最终成立了“四轮公司”。这当是宁波近代水上客运史上极为精彩的一笔。1949年后,在这条航线上,奉航1号客轮,也曾以上乘的服务,名声大噪,进账了许多省部级荣誉。然而,日益发达的现代公路网,改写了交通的历史。今天,当我来到西坞航运码头,纵然栈桥依旧,候船室仍在,可客轮停航已久,旅人摩肩接踵的旧景,永远不会重现了。
 与舟楫一样,桥梁也不光令水路的彼岸此岸变成通途,更是一部凝固的水的历史。在水乡西坞周遭,各式桥梁多达20多座,颇有来头的就有七八座,卓尔不群的当数典型的石砌拱桥——居敬桥。

居敬桥初称龟径桥始建于明嘉靖十九年(1540),全长30米,宽5雄跨东江之上,向来为古镇一个标识。三个圆拱,一如三面明镜,天光水影彼此难分中孔最高大跨度8.8,顶距水面达12米左右,人行桥下瞰,免不了战栗。

现存桥额是明代著名书画家朱之蕃手笔。他在万历二十三1595年)中了头名进士“状元”。三年后的1598年,居敬桥重修时,为让故乡这座大桥增添内分荣光,请朱所题。

   说到朱之蕃居敬桥这个桥额,不禁让我想到他题的一块朝鲜“国家级”门。当年中国明清使臣来到朝鲜时,朝鲜国王都要亲自出城到迎恩门去迎接天使”。1606朱之蕃出使朝鲜,并重修后迎恩门”题写门额,落款钦差正使金陵朱之蕃书,挂于其上此后朱之蕃的门额沿用了近三百年,直到1895年,“迎恩门”被亲日朝鲜政府所毁

   而今,居敬桥依然保存着旧时的风韵。横跨东西的居敬桥,隔一座爬满木莲青藤的桥亭,便是贯通南北的小居敬桥。两桥形成直角,呼应走向不同的大小两,实为“西坞的双桥”。

居敬桥西堍往南,便是临江铺排的东街。因了近桥近码头,往昔这一带为商舶聚散、过客往返之地,多酒肆和客栈。当年武林英雄马永贞,偶失手于隐居奉化下陈的一位武林高手。有一日,他欲再比高低,就从上海到宁波,顺水路抵达西坞,却错将西坞东陈村,当作奉化东部沿海的下陈村。自然是白跑一趟,可天色已晚,马永贞便在居敬桥畔的客栈,住了一宿。武林轶事一桩,至今仍在水乡古镇的老者口头传述。
 条条水路,切割着西坞陆地。准确地说,水灵灵的古镇,飘浮于在江河之上。西坞怀抱中有多少条水路,就有多少条石板铺就的河街水巷!

山乡的古镇,大多就地取材,筑路以卵石居多,水乡西坞却借水上航运之便,世世代代运回难以数计的青青石板,铺排出一条条清凉而富有温情的石板路。民国时期,奉化县城通往各地的六条县道,五条是卵石大道,惟独伸向西坞的为相当靠周的石板大路,于平原水乡之上,悠悠连绵了20多里。
   西坞的河街水巷间,曾经出落太多太多的古宅大屋,最盛时拥有“七十二个堂前(同脉家族院落),三十六座祠堂(数个家族共有)”。如今它们有点落寥,完整的古街,成片的老宅,早已灰飞烟灭。庆幸的是,尚有为数不少的古建筑,呈星散状,在烟霞风雨中,矜持地遗存到当下。
 后畈阊门,又称后畈堂前乃古镇为数渐少、规模较大清代建筑群之一坐北朝南,中轴线上有门厅、前厅和后堂,两侧为东西厢房和东西偏屋。从前大门至后小门,竟60多米,建筑规模可想而知。它的门楼,峥嵘巍峨,单檐硬山造,面阔三开间,滚瓦花脊,中施宝珠,珠中浮雕和合双仙图,施云鹤纹一周木雕、石雕、砖雕三雕并用。院落四面皆有长廊,雨天不趟水路,晴天尽可遮阳。那一天,见我们这拨外人一脸兴叹、久久盘桓,早已习惯了古宅人家日子的一位老太,向我们自豪地丢下一句顺口溜:前厅后堂,四面凉廊!

沿着窄小而深长的成三弄,脚踏青石板,好奇地深入。小巷内的古宅大屋,分明是普通民居,而屋面的檐口却是飞翼翘角,近宫殿式,风雅无限。这般建筑制式,竟在西坞的其它街巷间,也时有所见,此不失为西坞古建筑之一绝。翘角下的楼上,疑是小闺房,门外设置着精巧的栏杆,当年应是待字淑女透气看风景的所在。只不过步履轻盈的明清淑女,早已作古,当下的姑娘,大都离家走四方了。

成三弄的巷底,有个老墙门,左侧褪色的一行字迹依然可辨:“进德女校高级小学”。这儿,曾是清末民初由基督教兴办一所女校。据考查,它为奉化乡间女校办校历时最久者。今天迎候我们采风的已是三声两下、毫无恶意的狗吠,还有就是爬满天井静静生息的青苔。女子优雅的读书声,还有她们圣净而从容的背影,只能我们无限的想象了。

直到采风结束,我依然没见上同族太公的手迹,还有步音丁东的美女。我知道,沧桑过尽的古镇,罕有惊喜,多的总是遗憾,还有不舍的惆怅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说老话忆冬至(图)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鸡年说“鸡”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雪窦松

以儒养性,以史明志。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宁波文化研究会会员,县级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著有散文集《溪口览胜》《从故乡到异乡》《溪口谈助》;编有文艺类集子《雪窦文华》《雪窦诗梦》,地方史学集《溪口民国墨痕》。博文全为原创,网友转录请注明出处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