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窦松的博客
凤凰博报,报我原创;蒋氏故里,权威解读。
http://qgs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奉化地名:承载光阴寄乡愁 (图)

2017-02-28 13:38:03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699 次 | 评论 0 条

地名,是光阴的一种载体,是乡愁的一个寄托,也是历史长河中一代代同一地域人们的集体记忆。

近期,浙江省第一批认定的20个最具代表意义的千年古镇与千年古村落名单正式公布。它们在时间性、珍稀度、纪念性、亲和力、吸引力等方面都有着各自的特色和优势。认定的最为重要的两项标准,就是每个镇名和村名产生的时间、还有集镇和村落形成的时间,都必须是1000年以上,即“双千年”标准。此前,全省有30个千年古镇和42个千年古村落,成为地名文化遗产入围考察名单,奉化的黄贤、鲒埼、六诏3村列入其中,只是最终无一入选第一批认定名单。

“双千年”标准下,列入第一批名录的临安昌化镇、绍兴安昌镇等10个千年古镇,还有江山清漾村、仙居皤滩村等10个千年古村落,它们不仅在聚落形成历史在千年以上,而且地名也是千年不变,一路走到今天,真正达到“历久弥新”。

然而,人们熟知的乌镇、廿八都等一批名镇,虽聚落形成时间达到千年以上,而镇名却是历经更改,仅数百年、数十年历史,最终还是落选。其实,奉化地名也有这种遗憾。很多人或许会说,我们的祖先唐宋就来到奉化生根落脚,都上千年历史了,问题是千年之间奉化很多镇、村之名,历经多次流变,往往是没历久就变新,今天所呼唤的镇名、村名,不过数百年更甚几十载而已。比如说六诏这一村名吧,宋代地方志通称“陆照”;元代附近的三石文人陈沆,在《剡源九曲图记》始写到“水一曲而为六诏”;不知为何,明洪武二年的奉化行政区划,剡源乡下辖村又复称“陆照”;只是从清代起,“六诏”村名才在地方志和文人诗文中稳定下来。事实上,称王羲之曾经隐居的地方,全国有好多处。坦率地说,王羲之“隐居于此,六诏不起”,是传说还是史实,尚无定论。

2000多年前的秦汉时期,到千年之前的宋代初期,我认为奉化最有代表性的村名,一个是白杜,另一个是鲒埼。期间,奉化的集镇乡里此消彼长,兴替交织,但这两个地名一直沿用,20016月之前,还是两个乡的所在地。它们不仅时间性是“双千年”,珍稀度在宁波乃至浙江也相当突出。

1:白杜南岙出土的东汉熹平四年(175年)青瓷绳索纹罐,把越窑青瓷的烧造年代往前推进了近200年。

公元前222年,秦国在当今宁波市境内设置了鄞、鄮、句章三县。由此,三县作为县级行政建制,正式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。约略当今宁波大市东部及南部地区的鄞县,在白杜附近的城山设治所,即鄞城院。

秦代,当今白杜附近已形成相对繁盛的聚落,那是无疑的,而“白杜”这一地名最早出现于何时呢?今人常如此写道:“《汉书》地理志有记载,古鄞县的县治就在白杜里。”那是似是而非的杜撰,因为地理志压根没提到白杜。说实在,只要加一个“今”字,便既能尊重史实、又可标榜历史了——秦汉古鄞县,县治在今奉化白杜村。据民间传述和当地家谱记载,唐末白杜附近称永丰里,又说南宋叶姓从苏州来此定居,地有一棵开白花的杜树,村由此称白杜。当代《奉化县地方志》初步断定“其名始见于南宋《乾道四明图经》”。而我掌握的现有明确佐证则在北宋,因为景德三年(1006年)奉化十九乡并为八乡,金溪乡辖下就出现了白杜里。这样一看,聚落形成大大超标达2000多年、地名出现至少1000年,白杜依然达到了“双千年”标准。

2:唐代鲒埼出产的奉蚶,一度列入贡品送呈都城长安。

回头再说鲒埼吧。汉代的县以下地方行政组织是乡、亭、里,所谓“积里为亭,积亭为乡”。当浙东大地的许多地方尚处荒蛮无人之境时,古鄞县在西汉就设置了“鲒埼亭”。鲒埼亭正扼古鄞县南北陆上要冲,又摄象山港出海之道,地理位置十分显要。《汉书·地理志》上卷,在“会稽郡”项下对古鄞县的全部记载是:“鄞,有镇亭,有鲒埼亭。东南有天门水入海。有越天门山。莽(王莽,即新朝)曰谨。

《现代汉语词典》“鲒”字之下的惟一条目便是“鲒埼亭”——“古代地名,在今浙江鄞县。”释义可谓一知半解,理应为“古代地名,在古鄞县,今浙江奉化。”汉代的亭,又兼官府的传邮效能。1996年,浙江省邮电文史专家考定“西汉鲒埼亭为浙江省最早的两个邮亭之一”。古往今来,这么一个处在海隅一角的弹丸之地,却倍受关注,实为罕有。由此看来,鲒埼是奉化流传至今最为古老的一个地名之一,同时也是惟一一个在当代词典里能够查阅到的奉化古地名。

时光流转到千年之前的北宋,景德三年(1006年)奉化始设两镇,其一是东部沿海的鲒埼镇,其二是西部山麓的公塘镇。它们是奉化历史上最早出现的两个自然镇。鄞县人清代史学大师全祖望,仰慕声隆百代的鲒埼亭之名,山上山下凭吊了一番,尔后承西汉风雅,索性将自己的一部文集题签《鲒埼亭集》。

如果抛开时间性——“双千年”标准,奉化的许多地名,在珍稀度、纪念性、亲和力、吸引力等方面,还是值得称道的。不妨说说以“河泊所”、“税务场”这两个以古代官署直接命名的村落吧。

3:象山港畔的河泊所村,是浙江著名的苔菜主产地,尤其是那里的冬苔,色呈墨绿泛着光泽,堪称苔菜极品。

百度百科“河泊所”词条记载:“元代在建康﹑安庆﹑池州等处设置的掌收鱼税的官署。明代广为设置,洪武十五年,全国有河泊所二百五十二处。清代只在广东设河泊所官二人。”词条的“地名”则写道:浙江省宁波奉化市莼湖镇下属村庄。明代嘉靖《奉化图志》就印证了此事:“明洪武十五年,在此设置税署,征收渔税,至嘉靖十年废。”早在南宋,河泊所村的何、糜两姓先祖就迁来发族,村名叫湖阳,明代在此设税署河泊所后,村名干脆称作河泊所了。

4:今日税务场村一景。

西坞镇的税务场村,在古代曾是交通要冲,南通台温,北连明州,商贾云集,宋代在此设有税务司。南宋《宝庆四明志》记载,这处税务机构,直到南宋庆元四年才撤销。70多年后的咸淳十年(1274)冬天,蒙古人挥师南侵,王姓先祖为避难南逃,从安徽滁州至此定居下来,村落之名便约定俗成,叫它税务场。清末的1882年,王正廷出生于该村。他曾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、外交部长、驻美大使等重职。在奉化籍的民国要人中,地位仅次于蒋介石,而其资格则比蒋介石还老。王正廷还是中国第一位国际奥委会委员,被后人尊称为“中国奥运之父”。

依我之见,坐落于古都杭州的中国财税博物馆,应当以图文或声光等形式,对奉化河泊所、税务场这两个村名的典故,对这两个古代赋税“活化石”,进行陈列展示。

说到地名文化,我们还得审视一下当下的状态。一方面,胡编乱造的许多新地名,令有识之士们直摇头,另一方面,全国各地在行政区划调整和街区、村庄规模扩张过程中,出现了随意更改古镇名、古街名、古村名的“反文化”不良现象。为此,这次浙江省评定部门指出:已不使用但富有历史价值的地名,应当采取就近移用、挂牌立碑等措施加以保护;有条件时尽可能地激活它,留住这些体现中华文化“根”与“魂”的古老而美好的地名。在此,我想到了奉化的两座高山:现称银山岗的赤堇山,还有现称第一尖的镇亭山。

5:裘村镇银山岗(赤堇山)远眺。

东汉《吴越春秋》称:越有赤堇山。宋《延祐四明志》认为鄞县以堇得名,因为其地有赤堇山,“堇”旁加“邑”为鄞。清初无锡人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称:“夏有堇子国,以赤堇山为名。堇,草名也,加邑为鄞,读若银。”民国《鄞县通志》、当代书法家沙孟海先生的《鄞字说》,都认为此赤堇山,即鄞县赤堇乡(后并入塘溪镇)的赤堇山,它俗称银山岗。胡元福先生主编的1999年版《奉化市土地志》,在“大事记”第二条写道:公元前2100~1600年,赤堇山(今裘村镇银山岗)一带有原始部落群,后人称堇子国。

是的,海拔551米的银山岗为鄞奉界山,南麓即为奉化裘村镇。近几年来,银山岗山阴的鄞州区塘溪镇,以“赤堇山”、“堇子国”地名文化为背景,实施了多项地方文化建设。山阳的奉化区裘村镇,同样可以有所作为。去年以来,奉化籍的著名诗人、浙江文化学者柯平先生,就以故乡“堇子国”为研究对象,创作了相关的文化散文。近期,我的一位学兄在拟定“裘村八景”。他说准备将银山岗以赤堇山的名义列进去。我很认同他的想法,建议用“赤堇曙光”四字表述。可不是吗,夏朝赤堇山上的原始部落堇子国,当今浙东大地的文明曙光在此初现!

6:奉化在第一尖(镇亭山)举行首届宁波群众登山大会。

主峰海拔945米的第一尖,为奉化、宁海的界山,因山势挺拔,高出众山之上而名。它在汉代起称镇亭山,发源此山的今大堰一带的奉化县江上游县溪,古称镇亭溪。近到清代,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记载:奉化县西南百里又有镇亭山。清末1908年奉化县境图上,县境南端仍标注“镇亭山”字样。因此,第一尖山是以奉化为主,其次才属宁海。如今,宁海以大石镌“宁波第一尖”,奉化则以小方石立“第一尖”。宁海人加“宁波”两字是多余的,因为地理本名是不能加定语的,不过宁海的开发力度比较大,山上还兴建了滑雪场。

去年,我曾为一个研讨会的召开,书面寄语大堰镇政府,请他们为奉化这个重要的地名文化、地理资源有更大担当。比如为第一尖树上一块碑记,厘清它与奉化的历史渊源。碑文开场不妨写“远在西汉,第一尖山附近村落属鄞县镇亭。是故,今第一尖山古称镇亭山,今奉化县江源头古称镇亭溪……

其实,像全祖望这样寻梦乡愁、传承地名文化者,代有人在。1947年奉化县内设区并乡,在今董李一带新生了一个“镇亭乡”;19495月奉化解放后,仍沿袭了这个乡名。我很欣赏当时民政官员的智慧,这一古意悠长的乡名,风雅而忠实地传承了这个地域2000多年的光阴与记忆。只可惜,“镇亭”乡名昙花一现,1950年起便分为董李、畈里两乡,这一带固有的历史意韵,最终还是失落了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百行孝为先:蒋介石与生母王采玉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雪窦山最玄妙的塔碑——写在太虚…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雪窦松

以儒养性,以史明志。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宁波文化研究会会员,县级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著有散文集《溪口览胜》《从故乡到异乡》《溪口谈助》;编有文艺类集子《雪窦文华》《雪窦诗梦》,地方史学集《溪口民国墨痕》。博文全为原创,网友转录请注明出处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